新冠疫情与中美关系


新冠疫情与中美关系


新冠疫情与中美关系


新冠疫情是在中美关系持续下行的大背景下爆发的,而美国借疫情向中国发难使全球抗疫合作变得更加困难。随着疫情持续蔓延,美国一些政治人物对中国“甩锅”、抹黑,促使两国关系进一步下行。对此,中国需要积极、审慎和灵活地进行应对。

美国挑起的中美对立阻碍了抗疫合作

过去,中美两国曾合作应对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和2014年的埃博拉疫情。但今天,尽管国际社会在客观上需要中美合作来共同应对新冠疫情,但美国挑起的两国对立使这种合作变得非常困难。

首先,疫情爆发的时代背景是美国对华战略竞争不断加剧

过去两年里,美国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和科技战不断升级,两国在诸多方面开始呈现“脱钩”的趋势。双方经过反复斗争和艰苦谈判,终于在2020年初达成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正当人们对中美关系能够“止跌”抱有一丝希望的时候,新冠疫情爆发了,并在世界范围内快速蔓延。

其次,疫情在全球的爆发凸显了中美合作的重要性


因为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都没有能力来单独应对这场全球性疫情及其引发的综合性危机,或者单独提供抗疫所需的国际公共物品。所以,中美合作既有客观上的需要,也符合两国人民的利益。

再次,中美之间的斗争博弈使两国开展抗疫合作变得更加困难

一方面,新冠疫情改变了国际社会的政治生态,使各国开展合作的意愿普遍下降。这场人类社会百年未遇的严重疫情,导致世界各国都更加关注自身利益和本国内部事务,很多国家的政府和社会都在一定程度上被民粹主义和自私自利所裹胁,因而很容易忽视国际合作和全球利益,进而采取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甚至损人利己的行为。在这种情况下,世界主要国家之间要想开展有效的合作就更加困难。即使在像欧盟成员国之间、美国和加拿大之间,这样有着共同或者相似的意识形态的盟友之间,都很难及时开展合作。

新冠疫情与中美关系

另一方面,美国挑起的中美对立意味着能够推动两国进行合作的政治氛围在短时间内恐怕很难具备。当前,美国国内几乎不存在能够促成中美合作的政治条件。美国两党和各政治派别虽然在很多问题上存在矛盾分歧,相互缠斗不已,但在反华遏华问题上却空前一致。令人遗憾的是,尽管中美两国领导人早就围绕合作应对疫情进行了通话,特朗普也答应会监督落实双方达成的共识,但他出尔反尔,美国政府不断挑衅,迄今为止,两国非但没能开展具有实质性意义的合作,反而展开了针锋相对的较量。虽然两国的科学家和医务工作者确实进行了一些交流与合作,但与整个中美关系的大氛围相比,可以说作用甚微。更何况,今年是美国的大选年,对华政策再次成为竞选的焦点议题,两党候选人争相比拼谁对中国更加强硬。结果,在国际社会最需要中美合作应对疫情的时候,两国关系却在加速下行,这就使本可以开展的合作变得困难重重。

疫情加深了美国对中国的忧虑

新冠疫情的持续蔓延使美国对中国崛起产生了更加真实深刻的担忧和焦虑,这种真实性和深刻性是美国的精英和民众在平时很难感受到的。

首先,疫情激起了美国对经济高度依赖中国的忧虑


中美两国在经济上的高度相互依赖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过去,美国人对经济高度依赖中国的后果并没有“切肤之痛”。但现在不一样了。疫情期间,美国的一个切身感受就是,很多最基本的医疗物资一度严重短缺,需要从中国大量进口,因为美国本土的产能非常有限。对于这个现实,美国无论精英阶层还是普通民众都难以接受。对此,美国一些政治人物提出,要重新审视美国的供应链,考虑能否在本土制造这些产品。其主要理由是,担忧中国可能会在危机时刻拒绝向美国提供医疗物资,从而对美国的安全构成威胁。

其次,疫情使美国对中国的体制更加恐惧

在抗击疫情过程中,中国“举国体制”展现出来的有效性与美国的应对失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进一步强化了美国精英对中国体制的担忧和恐惧。不过,美国的精英们并没有对美国的体制进行充分的反思。包括美国著名政治学者福山在内的一些人,认为美国此次抗疫不力的主要原因并非体制,而是总统本人,特朗普应当为此承担主要责任;而另一些人则忙着找各种理由,企图把责任推卸给中国。

新冠疫情与中美关系

▲ 美国抗议民众在特朗普国际酒店前摆放假的尸体袋

再次,美国对中国在抗疫过程中地缘政治影响力的上升忧心忡忡

近年来,美国日益担忧其全球主导地位会被中国取代。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后,特朗普政府抗疫不力、自顾不暇,并且在国际上继续奉行“美国第一”和单边主义,不仅未向其他国家及时提供援助,而且不愿开展国际抗疫合作,甚至退出世界卫生组织,显示出极度的自私性。这对美国在全世界的领导地位造成了显著的冲击。相比之下,中国不仅较快地实现了对本土疫情的基本控制,而且积极、慷慨地向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了医疗援助。援助的对象不仅包括许多发展中国家,而且包括美国的欧洲盟国,甚至包括美国本身。而真正令美国担忧和焦虑的是,越来越多的国家为了抗击疫情而无条件地接受中国的援助,并在一些问题上开始向中国“靠拢”,比如最近欧盟明确表态,拒绝跟随美国对中国实施惩罚性制裁。这是美国无论如何不能容忍的。美国越发担心,此次疫情一方面会使美国的地缘政治影响力加速下降,另一方面会为中国扩张国际影响力甚至主导世界地缘政治,提供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

疫情促使中美关系进一步下行

起初,一些人以为此次疫情可以促进中美合作应对疫情,从而成为中美关系转圜的契机。结果,疫情不仅没有成为契机,反而使中美关系“雪上加霜”。

首先,疫情加剧了美国国内的反华情绪

对于一些美国人而言,本国政府在应对疫情上的相对不力,以及疫情使民众丧失部分自由和福利,很容易促使他们去寻找一个外部的“替罪羊”,来释放和发泄自己恐慌、不满和愤恨的情绪。一些人便将目光投向了首先爆发疫情的中国。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社会的反华、反共情绪是有其深刻历史根源的。西方在历史上就存在“黄祸论”;上世纪俄国十月革命后,美国一度出现“红色恐慌”;二战结束后,西方又兴起“红祸论”;美国则于上世纪50年代初盛行反共的“麦卡锡主义”。直到今天,历史上这些反华、反共的浪潮仍然深刻影响着美国社会。

其实,在疫情爆发之前,美国国内就出现了一种所谓的“政治正确”:不管什么人,只要为中国说公道话,就是“政治不正确”,哪怕是有理有据地陈述事实;任何人只要指责中国,哪怕是造谣污蔑、恶意中伤,在政治上也不会错。早在2018年底,美国著名政治学者、前助理国务卿帮办谢淑丽就说过,美国国内可能会出现“反华版的麦卡锡主义红色恐慌”。现在看来,她的警告恐将成为现实,疫情正在强化着上述那种“政治正确”。美国前驻华大使鲍卡斯直言不讳地说,在今天的美国,对中国发表理性言论的人会害怕自己“被拉出去砍头”。

其次,疫情给美国反华势力提供了一个从主观上将中国塑造成“敌人”的绝佳机会

在和平时期,美国社会想要共同认定一个“敌人”是比较困难的。二战期间,美国社会将日本认定为敌人是在“珍珠港事件”之后;本世纪初,美国社会将“基地组织”认定为敌人是在“9·11事件”之后。两次都是在美国遭到袭击之后,美国社会才将袭击者认定为敌人。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此次疫情最终被美国的反华势力操作成为所谓的“中国的不透明、不民主,导致新冠疫情从中国传播到美国”的叙事方式,并通过西方舆论对民众进行“灌输”和“洗脑”,那么美国社会就可能倾向于将中国认定为“敌人”。

新冠疫情与中美关系

▲ 特朗普讲稿“新冠病毒”改为“中国病毒”

疫情期间,美国一些政治人物千方百计地将病毒和中国联系起来操作,一方面是为了推卸特朗普政府抗疫不力的责任,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借机推进反华遏华的政治议程。这种政治操作又助长了美国社会长期存在的反华情绪。结果,在客观因素和主观操作的共同作用之下,美国民众对中国的反感和敌对情绪正在上升。近期民调显示,约三分之一的美国人已经将中国看作“敌人”。

再次,疫情促使中美斗争博弈的范围不断扩大


过去两年里,中美之间的斗争博弈主要表现在经贸、科技领域的冲突和“脱钩”。新冠疫情爆发后,两国之间的较量在这两个领域继续升级,比如近期美国对华为公司“全面封杀”,对33个中国机构进行科技制裁等。同时,中美斗争博弈正快速地向意识形态、金融、人文等其他领域扩散,比如最近美国进一步限制中国学生、学者赴美,调查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取消香港特殊待遇政策,并且正力图掀起新一波更大规模的反华浪潮。可见,疫情正推动中美斗争博弈进入一个更大的范围、更高的阶段,两国之间的“脱钩”也在加速进行。

那么,在军事领域又是如何?疫情期间,美国对中国的军事压力不仅没有下降,反而有所上升,其在台海、南海等方向的军事活动有增无减。如果今后两国在军事上也爆发激烈的博弈和对抗,那恐怕就意味着中美关系的质变。

应对思考

对于新冠疫情促使中美关系进一步下行,中国需要更加积极、审慎和灵活地进行应对。

首先,积极推动建设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


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两伤,合作是双方唯一的正确选择,相互尊重、增进了解、求同存异是双方应有的相处之道。尽管眼下中美合作遇到困难,我们还是应努力保持与美方的对话和沟通,更好地知己知彼,避免误解误判。

其次,坚决开展对美反制斗争

对于美方在疫情问题上对我们不断升级的挑衅和压力,尤其是各种“甩锅”和抹黑,我们在外交和舆论斗争中除了要及时回应、澄清事实、发布白皮书等,或许还可以思考如何更好地摆脱这种相对被动的局面。比如,是不是可以考虑主动设置一些国际政治和舆论议题,彰显中国在国际合作抗疫过程中的积极作用,以此反衬出美国的单边主义和极度自私。

再次,肩负起大国责任担当

国际社会普遍期待中美等大国能在全球应对新冠疫情过程中发挥更大作用。我们可以顺势而为,提供更多国际公共卫生服务,尤其是发挥中国在制造业和医疗卫生科研方面的相对优势,继续向国际社会提供抗疫医疗物资和专业智力支持,同时推进对外医疗科研合作,及早与世界分享科研成果,以实际行动促进国际抗疫合作,推动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

新冠疫情与中美关系


最后,持续扩大对外开放

美国越是要想方设法和中国“脱钩”,企图迫使我们退回到相对封闭、保守的状态,我们越是要坚定不移地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充分发挥中国的经济优势,努力推进对外经贸合作,夯实我们与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最近中国政府发布的《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就是这方面的一个积极信号。通过持续做大“蛋糕”,扩大“朋友圈”,我们可以将美国与我们“脱钩”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为中国可持续发展创造一个相对稳定的外部环境。


编辑:卢柏君


新冠疫情与中美关系


主管|国防大学政治工作部
主办|国防大学政治工作部宣传处

监制:吴江根

总编辑:罗金沐

主编:陈飞

值班编辑:卢金鹏

邮箱:gfdxwx@163.com


新冠疫情与中美关系

新冠疫情与中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