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丨金风玉露,相聚有时

2019年9月8日星期日

白露丨金风玉露,相聚有时

己亥年



农历八月初九


白露丨金风玉露,相聚有时

《秋露》

白露暧秋色,月明清漏中。

痕沾珠箔重,点落玉盘空。

竹动时惊鸟,莎寒暗滴虫。

满园生永夜,渐欲与霜同。

白露丨金风玉露,相聚有时

雍陶

白露丨金风玉露,相聚有时

白露,顾名思义,最有名的便是露珠。《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水土湿气凝而为露,秋属金,金色白,白者露之色,而气始寒也”。

暑气消散,阴气上升,在由凉转寒的秋日夜间,凝结成一层白白的水滴,白露因此得名。

白露丨金风玉露,相聚有时

秋风见白露,是诗人笔下胜却人间无数的最美相遇。奈何朝露去日苦多,流连忘返的人,想尽办法,留住这短暂的晶莹剔透、留住那些如露珠般倏忽而过的容颜与岁月。收清露便是其中最具仪式感的行为。

白露丨金风玉露,相聚有时

芳华之年,满怀期待天亮前起身,小心翼翼在花叶之间收集露水。“百花上露,令人好颜色。”

白露丨金风玉露,相聚有时

可叹好物的珍贵之处,也在于其难得难留,白露难久留,白露的加持,也不会让芳华离去的速度减慢太多,但也不必为此担忧许多,所有的美好都被印刻在记忆中,记录在诗句里。

白露丨金风玉露,相聚有时

《鹊桥仙》

秦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白露悄然而至,又匆匆而去,日出杳无痕,滋润了干燥的土地,也为我们留下了白露茶。

白露丨金风玉露,相聚有时

芳华不再的时候,也是人“不惑”的时候,到了这个山水清明的年纪,相较采集露水,人们更爱品白露茶。有人说,春茶苦,夏茶涩,要喝茶,秋白露。

酷暑过后,茶树在白露前后迎来新的生长期,此时的茶叶,既不像春茶那样鲜嫩,不经泡,也不像夏茶那样干涩味苦,别有一种独特甘醇清香的味道。

白露丨金风玉露,相聚有时

当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的时候,雁鸟已在为冬季的到来做准备。

白露一候鸿雁来。鸿大雁小,自北而来南也;

二候玄鸟归。春分玄鸟至,白露玄鸟归;众鸟均为自北向南迁徙,一个被称为“来”,一个被称为“归”,因鸿雁家在北方,向南而行,是远徙他乡,躲避严冬;而玄鸟家在南方,南飞是为归乡。这样一来一往,你来我往,如同朋友做客,彼此分享各自故乡最好的气候。

白露丨金风玉露,相聚有时

三候群鸟养羞。三兽以上为群,群者,众也;“羞”,本作“馐”,所羹之食;养羞,即储藏食物, “养羞者,蓄食以备冬,如藏珍羞”。

白露丨金风玉露,相聚有时

白露已至,有人此时在天涯熄灭烛火,让思念与露珠一起凝结;有人见朝露待日稀,恐秋至华叶衰,只想抓紧每一寸光阴;有人带月荷锄归,夕露沾衣而不惧,只盼愿无违。

你是哪一个呢?

愿你的好时光不会在朝露中匆匆逝去,愿你的秋季硕果累累。

白露丨金风玉露,相聚有时白露丨金风玉露,相聚有时白露丨金风玉露,相聚有时白露丨金风玉露,相聚有时

北京中医药大学党委宣传部出品

编辑 | 7号小北

摄影 | 李敏莹

排版 | 赵依佳

白露丨金风玉露,相聚有时

好景去日多,劝君及时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