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看到美国这样双重标准,中国人对体制的信心大大增强了

金一南:看到美国这样双重标准,中国人对体制的信心大大增强了

本期推送由央广国防时空与国防大学微信公众号联合出品

新闻回顾

5月25日,美国明尼苏达州白人警察暴力执法导致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死亡,由此引发的抗议示威活动连日来在全美蔓延。据美国媒体最新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在白宫发表讲话,强烈建议各州动员国民警卫队制乱,否则将援引《叛乱法》动用军队介入。

金一南:看到美国这样双重标准,中国人对体制的信心大大增强了

美国明尼苏达州白人警察暴力执法导致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死亡

那么,美国为何会出现如此恶性的暴力执法事件?它与美国正在蔓延的新冠病毒疫情有着哪些联系?如何看待美国政客在处理自家问题和对待涉港问题时的双重标准?这些就是今天《一南军事论坛》要关注的话题。

记者:“美国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非裔死亡”事件近期持续升级,引发广泛关注。截至6月1日,全美至少140个城市发生了抗议活动,23个州以及华盛顿特区动用了国民警卫队应对抗议活动。一南教授,这场蔓延全美的大规模抗议背后,凸显出美国哪些社会问题?

金一南:

这次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社会动荡,在美国好像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从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种族隔离政策取消之后,由于种族歧视问题引起的动荡骚乱不断发生。1992年4月的洛杉矶骚乱,直接导致年底的美国大选老布什落选。1991年老布什取得海湾战争的胜利,那场战争中,美国充分运用高科技手段在很短的时间内赢得了胜利,本来都以为老布什1992年的大选是没问题的,没想到洛杉矶的骚乱给他造成极大影响,让他在大选中下台,并不被人看好的克林顿上台。包括2001年美国辛辛那提的黑人青年托马斯被警察打死,引起大规模的骚乱。然后到了2013年、2014年,几乎年年都会出现因美国白人警察对不同种族,选择不同的执法手段所引起的矛盾。

金一南:看到美国这样双重标准,中国人对体制的信心大大增强了

6月1日,民众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抗议警察暴力执法

这次弗洛伊德之死所引发的美国社会动荡,与过去还有所不同。这个事件与今年新冠病毒在美国大规模蔓延,并且导致超过10万人死亡,形成两个重大问题的叠加。从人口比例来看,染上新冠病毒死亡的黑人非常多,为什么?因为新冠肺炎救治费用非常高,中国将维护人民健康放在首位,由国家来承担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疗费用。而美国由于涉及到医保问题,涉及到各种呼吸器,以及进ICU病房之后昂贵的费用支出等问题,很多人根本没有钱去治疗。所以很多西方的分析家都认为,这场新冠病毒杀伤力最大的是什么呢?就是穷人的死亡率远远高于富人。这就是在所谓鼓吹人人自由平等的美国今天所发生的问题。一个是种族之间的矛盾,一个是社会矛盾,经过长期的积聚,被新冠病毒所引发。然后今天再加上弗洛伊德之死这个导火索,成为所有矛盾的一个总爆发点和引燃点,“砰”的一下就炸开了。

金一南:看到美国这样双重标准,中国人对体制的信心大大增强了

据CNN报道,三名美国国防部官员表示,美国正向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部署现役军人,规模在200到250人

记者:有人把美国的这次抗议活动和去年以来的反中乱港分子在香港搞的暴力犯罪活动相提并论,那么一南教授,您认为这二者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金一南:

美国的动荡是什么呢?是以黑人为主的这些人种争取种族平等权利的斗争。这个斗争包含着正义性,虽然手段激烈了一些,但是他们的诉求是争取平权,是美国人斗争了几个时代的平权斗争。它和香港不一样,香港是平权吗?不是的,香港的斗争是颠覆。你看香港的这些动荡示威者,他们提出的口号是“特区政府下台”,是“香港独立”。你看看美国的游行示威,提出分裂的口号了吗?提出要改变美国宪法的口号了吗?没有。每一个加入美国国籍的公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着美国国旗宣誓:上帝之下的一个美国永不分裂。弗洛伊德之死这样的游行示威达到这样的程度,也没有人公开站出来分裂美国。所以从这点来看,香港这些人的恶劣程度和美国的游行示威完全没有可比性,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金一南:看到美国这样双重标准,中国人对体制的信心大大增强了

记者:美国政客在处理自家问题和对待涉港问题时,表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嘴脸。他们将“港独”势力和香港“暴恐”分子美化为“英雄” “斗士”,对香港警察文明执法横加指责,却把美国国内抗议种族歧视的民众称为“暴徒”,对抗议者施以重压,甚至动用国民警卫队。美国撑腰香港暴徒,却镇压国内抗议,这真是赤裸裸的双重标准啊。一南教授,您怎么看美方的这两副面孔?

金一南:

是的。你看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最近公开发表了一段微博,他说比较一下,就能够知道香港问题的严重性。他说你看,美国这些游行示威队伍他们有后援吗?有人源源不断给他们提供头盔吗?有人在后面组织指挥吗?有人在当街给他们派钱吗?他们什么都没有,他们就是些自发的因遭遇不平等,而愤怒地一跃而起的人,跟乱港分子完全不一样。香港那些人为什么能持续这么长时间?他们是有组织的,有策略的,有人员的指挥,而且有源源不断的物资和金钱供应。他们背后受人操纵,而操纵的人就是今天镇压美国黑人的那些人,就是在当时宣布香港运动怎么合理的那些人。他们觉得,只要在中国土地上发生的对抗中央人民政府的行为,什么手段都可以采取,什么手段都可以行使,都是正义的。

而在美国,你争取平权是不行的,你也是非法的,我必须出动警察,警察不行就出动国民警卫队,国民警卫队不行就派出所谓的军事警察,就是宪兵,宪兵不行就直接上军队。

所以这两场运动不仅对中国人民、对全世界人民都给出了这样一种启示。就像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后,不同的制度对疫情采取了不同的措施,最终取得了不同的效果。中国人对体制的信心大大增加了,而对西方在处理疫情中所暴露出的种种弊病,映射到制度、体制所存在的缺陷,大家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

金一南:看到美国这样双重标准,中国人对体制的信心大大增强了

记者:对香港今日的局面,美国政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香港修例风波中,明面上实施激进暴力犯罪的是狂妄的黑暴分子,而在他们身后煽风点火、撑腰打气、提供保护的则是那些敌视中国、惧怕中国发展壮大的美国政客。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不加掩饰地声称,香港的价值在于它是可以影响中国的“自由堡垒”。这无疑道出了蓬佩奥之流将香港作为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桥头堡的真实用心。这所有的事实充分证明,从国家层面建立健全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势在必行且刻不容缓。

金一南:

对的,这是非常必要的。

在今天为了国家安全,全国人大订立中国香港地区的国家安全法,我们完全有这样的权力,而且我们也必须订立这样一个法。放眼全世界看看,美国有多少个国家安全法?我们算了算,美国有20个以上,包括美国《国家安全法》,包括移民,包括引渡,美国有全世界最严密的有关国家安全的法律。美国反对中国在香港订立有关港区国家安全法,是从里到外一点理由都没有,它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资格。要让“一国两制”真正地实行,首先是“一国”才有“两制”,我们的“两制”是为了“一国”,没有“一国”就没有“两制”,为了“一国”就不能分裂。“港独”就是分裂,是在公开地分裂一个国家,但美国竟然支持中国的分裂,这就恰恰彰显了我们订立港区国家安全法的必要性和迫切性。我们必须尽快完成涉港国安立法,必须要对这些乱港违法分子作出处罚。

编辑:王子祺

金一南:看到美国这样双重标准,中国人对体制的信心大大增强了

主管|国防大学政治工作部主办|国防大学政治工作部宣传处

监𠃊制:吴江根总编辑:罗金沐

主𠃊编:陈𠃊飞

值班编辑:倪致远

邮𠃊箱:gfdxw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