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引发的国际变局

新冠疫情引发的国际变局

新冠疫情引发的国际变局

新冠疫情正在引发一轮影响深远的国际变局:一是世界陷入综合性危机,即经济、社会、政治治理、国际关系等多方面危机的集中爆发;二是经济全球化开始转型,呈现回归经济主权时代的趋势;三是国际秩序加速调整演变,西方在全世界的影响力进一步下降。

新冠疫情引发的国际变局

当地时间5月1日,美国加州民众上街抗议隔离政策与骑警对峙


世界陷入综合性危机

新冠疫情引发的并非单纯的经济危机,其背后深层次的危机是由民众对疫情的恐慌情绪所引发的社会危机和政治治理危机。这些危机相互叠加、相互作用,可能引发整个国际秩序和大国关系的深刻调整。

首先,疫情对人类经济社会发展可能造成前所未有的冲击和破坏

历史上,无论是1918—1920年的“西班牙流感”还是过去历次经济危机,当时的全球化程度远没有近年来这么高。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主要是局部的金融和经济危机,而此次新冠疫情引发的危机是全方位的,是经济危机、社会危机、政治治理危机和国际关系危机的综合症,在西方尤其明显。此次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可能远超1929—1933年的“大萧条”。

新冠疫情引发的国际变局

疫情期间美股十天内四次熔断


主要原因是:

一方面,当年的“大萧条”主要影响西方国家,而今天的新冠疫情对全球主要经济体都产生了显著的冲击;

另一方面,“大萧条”时期各国同意用凯恩斯主义解决问题,而现在一些国家开始大印钞票,只顾解决自己的问题,把危机转嫁给他人。

所以,此次疫情造成的负面影响和破坏效应恐怕会远大于过去,可能会使世界经济陷入严重衰退,甚至出现比“大萧条”更危险的状况。

其次,西方社会的恐慌情绪可能增加世界形势动荡不安的因素

此次疫情使西方社会产生了比较严重的恐慌情绪,如果控制不好,一些国家可能会出现政治治理危机。

从历史上看,社会恐慌后,民众往往需要“英雄”和“救世主”的出现。二战前,正是社会恐慌导致墨索里尼、希特勒上台执政,意大利、德国的法西斯政权一开始都是非常受本国老百姓拥戴的。

新冠疫情引发的国际变局

墨索里尼、希特勒利用社会恐慌上台执政

今天,本来西方的民粹主义和右翼势力已经比较高涨了,再加上疫情,可能会导致更为严重的后果。如果一些西方国家的失业率持续攀升,如何控制恐慌情绪就将是社会和政治治理面临的大问题。在西方,已经有人拿今天的美国和上世纪30年代二战爆发前的德国相提并论。

新冠疫情引发的国际变局

受疫情影响,美国初次申请失业金人数达到328万人(3月15日至3月21日),打破历史记录


值得警惕的是,人类历史上瘟疫和战争几乎是孪生兄弟;如果疫情得不到有效控制,导致各国危机加深,社会出现更大恐慌,那么民主政府和法西斯政府或许只有一墙之隔,而人类社会也不排除重蹈历史上通过战争走出经济危机的覆辙。

再次,疫情引发的一系列危机在短期内恐怕难以消除

一些国家在疫情期间出台的经济刺激政策可能很难取得十分乐观的预期效果。主要原因是,当前经济危机的根源在于疫情所引发的社会危机,即民众的心理恐慌。所以,化解危机的根本在于有效控制疫情。

然而,此次疫情是全球范围的重大传染疾病,需要国际合作来共同应对。如果国际社会在疫情面前缺乏强有力的协调与合作,就很难对疫情进行快速和有效的控制。这样一来,再大力度的经济刺激政策恐怕也只能起到比较有限的作用。

只有等到全球疫情得到基本控制的时候,经济和社会危机才可能得到缓解。但即使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世界经济也很难快速恢复。

新冠疫情引发的国际变局

当地时间5月1日,美国得克萨斯州经济“重启”首日,休斯顿市中心的轻轨站,乘客寥寥无几


这不仅因为各国为应对疫情而停止的经济活动需要一定时间才能恢复,更重要的是,人们对于国际经济交往和经济全球化的态度正在发生重要的改变。

经济全球化开始转型

新冠疫情正深刻改变各国政府和民众的思想观念,因而从根本上推动经济全球化开始转型。随着疫情持续蔓延,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受到严重冲击,全球化呈现回归经济主权时代的趋势,今后可能转变为一种有限的全球化。

首先,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这一波全球化在创造巨大财富的同时,也使一些国家失去了部分经济主权并产生许多社会问题

在资本主导的全球化过程中,西方很多国家将许多产业转移到其他国家,一些税收、就业等体现经济主权的要素也随之转移到国外去了,导致了很多国内社会矛盾。

同时,全球化创造的财富只是流到一些国家和极少数人手中,出现了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社会越来越分化,中产阶级规模持续缩小等一系列社会问题。

其次,此次疫情促使人们对全球化产生更大怀疑

美欧等发达经济体虽然拥有最发达的医疗和公共卫生系统,但疫情爆发后在应对上却捉襟见肘、损失惨重。

新冠疫情引发的国际变局

全美护士联合会抗议白宫,要求提供个人防护装备,增加足够的病毒检测试剂


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们在全球化过程中,把很多低附加值的产业转移到其他国家,本土只保留一些高附加值产业。这就使得像口罩、消毒液、呼吸机这样的医疗物资产业链大量转移到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根据美国的统计,美国80%的医疗物资是中国生产的,97%的抗生素依靠中国供应。

新冠疫情引发的国际变局

中国是全球医疗物资生产大国


因此,一些西方国家在抗击疫情中表现不佳,除了治理体制的因素,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们已不再生产基本医疗物资了。而中国之所以能够很快取得抗击疫情的重大成就,除了制度优势外,一个重要因素是医疗物资产能相对充裕的经济优势。

此次疫情使西方国家意识到,它们将产业链转移到海外的后果,就是本国在紧要关头甚至无法保障像口罩和防护服这样普通医疗物资的充足供应,从而对经济主权和国家安全构成了挑战。

再次,疫情过后西方国家可能会收回一些经济主权

很多国家为了维护经济社会安全,可能推动相关产业回归本土,或者将其迁移到更加可靠的地方去。因此,全球化将受到一定的冲击和抑制,全球化的概念和形态会发生变化,可能转变为有限的全球化,即各国都尽量把控经济主权,将一些关键产能留在本土。

当然,疫情并不会终止全球化。

西方即使回迁产业,也不会把所有产能都搬回去,回迁可能主要集中于同国家安全和公共卫生密切相关的产业,比如美国政府试图通过《国防生产法》把医疗物资等产能迁回国内。

新冠疫情引发的国际变局

美国在1950年颁布的《国防生产法》


国际秩序加速调整演变

此次全球抗疫过程中,欧盟发挥的作用非常有限,美国则不仅自身未能及时有效遏制疫情,而且不愿承担国际责任。因此,疫情将使欧美在世界上的领导力和影响力进一步下降。与此同时,西方高度警惕中国在抗疫过程中展现出来的能力。

首先,疫情对欧盟构成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欧盟虽然长期以来是区域合作的典范,但在此次疫情中充分暴露出成员国“有福可以同享,有难不能同当”的问题。

实际上,欧盟协调成员国的权力非常有限,近年来正快速衰落,英国脱欧就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更何况,欧盟国家内部极右民粹主义的崛起也增加了国际合作的难度。

同时,疫情暴露出欧盟成员国的极度自私,合作精神几乎荡然无存,让人感觉欧洲似乎回到了绝对主权的时代。欧盟主要成员国为了满足本国需要,拒绝按照欧盟框架行事,相互之间出现严重纠纷。

意大利公开抱怨其他成员国见死不救;法、德虽然口头上表示团结,但都各出奇招确保防疫物资留在本国;德国不仅禁止口罩等医疗物资出口,而且扣留了运往瑞士、奥地利的抗疫物资。

在某种意义上,这次疫情对欧盟构成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各成员国在抗疫过程中基本上是各自为战,甚至变成无援无助的“孤岛”。

其次,疫情对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造成严重冲击

美国尽管拥有全球首屈一指的经济、科技、军事实力,但在面对疫情时不仅自身应对失策,而且不愿向盟友提供大量援助,甚至和盟友争抢抗疫物资,还停止了对世卫组织的资助。

可以预见,疫情将使美国在全世界的领导地位和影响力进一步下降。

新冠疫情引发的国际变局

当地时间2月29日,白宫记者会现场


美国一些有识之士已经公开警告,尽管欧洲盟友并未公开批评特朗普政府,但在一些关键问题上,美国的盟友已经不和美国站在同一战线上了,比如是否采用华为技术和伊朗问题。

再次,西方对中国在抗疫过程中展现出来的能力高度警惕

中国作为全球医疗物资生产大国,有意愿、有能力,也有义务去援助其他国家。西方国家一方面需要中国提供的医疗物资,另一方面又担忧中国的医疗援助会影响本国人民对中国的看法,所以对中国援助可能产生的地缘政治影响始终保持高度的警惕和戒备。

新冠疫情引发的国际变局

5月9日,满载3500立方米、249.42吨国际合作防疫物资中欧班列从武汉开出


一些人认为,中国正利用美国失误造成的缺口,填补空缺,把自己呈现为应对疫情的全球领导者。诸如此类的担忧已在西方蔓延。在此背景下,西方政界和舆论界再次配合默契,将中国妖魔化,并试图掀起一轮向中国“索赔”“追责”的浪潮。

可见,今天西方很多政治人物沉迷于意识形态,缺乏自我反思的能力,这使他们对自己的国家和老百姓失去了信心,而这种心理状态只能妨碍他们客观地认识国际形势的发展趋势并做出积极调整。

对整个国际关系而言,二战后建立起来的国际秩序已开始动摇,新冠疫情恐将加速这个进程。

图片源自互联网

编辑:汪璨

新冠疫情引发的国际变局

主管|国防大学政治工作部

主办|国防大学政治工作部宣传处

监制:吴江根

总编辑:罗金沐

主编:陈飞

值班编辑:倪致远

邮箱:gfdxwx@163.com

新冠疫情引发的国际变局

新冠疫情引发的国际变局